二、地震再临(1 / 2)

凌晨三点五十分,我穿着纤薄的衣服坐在车里打火,我要赶紧离开这个恐怖的地方。

听着发动机转动熄灭,转动熄灭的声音,我烦躁地把脑袋砸在了方向盘上。

打不起火,天要亡我。

“咚咚咚!”

车窗被人敲响,又把我自己给吓了一激灵。

小区保安整张脸都贴到了我的车窗上,看上去像是一滩肉饼在我眼前晃悠。

“曲歌小姐?”对方问道。

我把车窗摇下,没好气地说:“干吼么捏?”

“半夜三更这是干吼么捏?”

对方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说:“我在监视器里看到你,所以……”

对方的声音戛然而止,我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摸到了一手的猩红温热液体。我抬头望去,保安的脖颈处多出了一张嘴,那张嘴连接了半个脑袋,就是他牙齿一张一合,我才被贱了一脸血。

阿娘喂,他旁边这个满身腐烂的东西是个什么玩意儿啊?

这里怎么会平白无故多出一只形如丧尸的东西来?

我迅速把车窗摇上,又开始拼命转动钥匙,发动机“哄哄”地响起,喷了蹲在车后尾啃食保安的丧尸朋友一脸尾气。

他估计也有些不耐烦,突然就直起身趴在车窗上看我,还有黏腻腻的液体混杂着血液从我车窗上滑落。

“呵呵”,我冲他笑了笑,想把车门彻底锁死,没成想我这么一动,居然把车门给打开了一条缝。

我愣住了,和窗户外面的丧尸朋友对望了好一会儿,才抱歉地笑笑想把车门关上。

“放开,把手放开。”我用水瓶使劲戳他的手,想把他的手从我车里戳出去。可是我这点小力气根本不够看,车门越开越大,这货都快挤进来坐我身上了。

我还是持之不懈地转动着车钥匙,听着发动机发出“哄哄哄”的猪声气。

“呵”我粗喘一声,腾出两只手把他往外推,我已经听到车子发动的声音了,我要走了,不和他玩了。

他被我突然一个加速给带翻在地,摔了一个狗吃屎半天没爬起来。我从后视镜里看着他的狼狈样笑了,然后笑着笑着就哭了。

我是真的很害怕!

我漫无目的地在街上游走,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也不知道该去向何处。

我甚至都分不清我现在是不是还在梦里。

我找了僻静的地方在车里蜷缩了一夜。

天亮之后我的胆子就大了一些,我打算开车去了澄池公园,在我的梦里,被誉为耀眼明珠的澄池变成了一个臭水塘子。如果澄池依旧澄净如初,那是不是说明我的梦境和这个世界根本毫无联系。

但愿一切都是我庸人自扰杞人忧天。

我在马路边上又看到了类似丧尸的东西,他们并没有怪物的形态,可也不是人样。我自己安慰自己,兴许那些杀伤力大的恶心怪物不敢在白天出现。

我把车直接开进了澄池公园,这地方以前总有小摊贩在兜卖臭豆腐,空气里总是飘荡着一股咸腥的臭味。如今这里渺无人烟,空气里却是有一股比臭豆腐还要恶心百倍的腐酸味。

我不敢相信我眼前看到的一切,总是形容为湖面如镜的澄池变成了夜市下水道流淌的地沟油,上面漂浮的一层黑色油漆物让整个澄池水面变成了一块巨大的癞蛤蟆后背,上面有一个个鼓起一个大水泡,会突然“砰”地一声炸开。

真正做到了无波无浪,形如死水。

我失魂落魄地开着车往回走,澄池的现状又和我梦里的场景对上了。肆虐的怪物,浑浊的澄池,这些都是我梦里重复过数次的场景,现在,只剩下那场可以让我“醒来”的地震了。

我按照梦中的索引朝着那个地方去。这座城市好像一下子变得拥挤起来,并不是早晚高峰的路段,可街道上全都挤满了车,司机嘴里骂骂咧咧,可就是没有一个人敢下车。

因为在街道上仍然徘徊着那些形容可怖的丧尸。

没有人会嫌自己命长。

我找了好多条道,才在傍晚时分摸到了我梦里的那个地方,

看着和梦境里一模一样的街道场景,我的心里彻底绝望了。

最新小说: 重生之男神驾到 报告皇上之公子已出逃 为夫后悔了 睡你麻痹起来嗨[星际] 绝世剑神 巨星之豪门男妻 天价男妻 终极学生在都市 我为天庭送快递 宠妻之懒妃倾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