嘀嗒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江山小雪 > 63.第63章 太上忘情

63.第63章 太上忘情(1 / 2)

推荐阅读:

水蓝色的长剑掉落在地,柳婳祎直挺挺地走了进来,看着云紫衣,声音平静不起波澜:“你说什么?古幽……死了?”

云紫衣没说话,点了点头。

一直沉默不语的秦一鸣走过来拍了下柳婳祎的肩膀,安慰道:“师妹,你,你节哀……”

柳婳祎一言不发。

大概,这就是生无可恋吧?

偌大一个人间,她第一次感觉到孤寂。

……

“那伏尸被古幽化成了飞灰,”云紫衣眼眶微红,又复说道:“可古幽也因此跌下了七月山。”

众人相继无言,房间里一时沉默,良久,秦阳挥了挥手,颤着声线说道:“你们先出去,我和云阁主,有些话要说。”

“爹,古幽他……”秦梦琪还想再说什么,却被秦阳的暴喝声打断。

他一拍桌子,怒吼道:“出去!”

秦梦琪吓了一跳,红着眼眶出去了,众人沉默不语,也跟在她身后走了。

房间里,只剩下云紫衣和秦阳。

秦阳深深看了他一眼,平复了下心境,说道:“未曾想到,闻名天下的百战阁主,竟然还是故人啊。”

云紫衣叹了口气:“秦兄,别来无恙。”

“无恙?”秦阳苦涩地笑了笑:“我怎么会无恙?当年你把古幽托付给江山剑派,托付给我,十八年的师徒情分,现在,你告诉我,他死了。”

他又重复了一遍:“你告诉我,他死了!云紫衣,他死了,你又怎么敢活着?当年你身负重伤也要护他安全,替他寻一处安身之所,可现在呢,他当着你的面坠下了七月山!依你的修为,难道还摆平不了一只伏尸!”

云紫衣没有过多解释,只轻声说道:“我也有苦衷。”

“苦衷?”秦阳冷笑道:“是,云阁主日理万机,操劳得很。”

“秦兄,我……”云紫衣还想再说什么。

秦阳又哪里给他机会,起身,一挥袖袍:“不送。”

云紫衣惆怅地站起,一言不发的走了出去,脚步轻跺,一缕清风拖着他飞起,他突兀回头:“你跟着我做什么?”

身后,无言的身形缓缓浮现,轻声说道:“你在隐瞒什么?”

“隐瞒?”云紫衣一愣,面上不见情绪:“我没有。”

“若非知道你是云紫衣,若非知道你是他叔叔,我真的想要杀了你。”无言不再多言,身形一晃,又复隐去了身形。

云紫衣怅然地看了一眼天空,晴空万里,微风不噪,暖和的天气又带着一丝凉爽的安逸,五月的江山,风光正好。他确实有所隐瞒,狐真和苏玖玖的出现,包括那只被封印了三千年的鬼物,他没有对任何人提起。所有的苦衷和误会,所有的痛苦与伤心,他都必须自己一个人承受下来,因为他不再只是古幽的叔叔,他更是云天诀的后人,百战阁的阁主。

清风渐起,云紫衣飘摇远去。

秦阳失魂落魄地坐在椅子上,低声道:“老八……”

……

柳婳祎孤身走在山路上,手中紧紧握着长剑,神情里看不出忧伤,但月牙眉间隐隐含着哀莫大于心死的孤寂。

古幽死了,那份深埋在心间不知多少年的相思也跟着死了,是以她不觉得忧伤,是以她没有眼泪,只是觉得孤寂。

痛彻心肺的孤独,让人疯狂的寂寞。

寒潭边上,秦一鸣正等着她:“刚打发走司音,你又来了。”

柳婳祎面无表情的从他身边走过:“师叔祖等我回去练剑,我先走了。”

秦一鸣伸手抓住她的肩膀,说道:“不许去。”

柳婳祎回头,紧盯着秦一鸣,道:“大师兄既然知道我要去干什么,便也该知道,你拦不住我。”

她身上渐渐散发出犀利的剑意,手中长剑嗡嗡嘶鸣震颤。

“命魂境?”秦一鸣一愣,苦笑着说道:“师妹进境真快。”

柳婳祎的眸色有些冷:“放手。”

最新小说: 青山处处埋忠骨 科学修仙 妖君寻妻:凤踏苍穹 天地微尘传 天才炼丹师 大罗金仙在人间 仙灵骨玉 本座东方不败 青城道长 破庙有神仙